owl
新手父母、青少年可以到《送子鳥》找福利喔!

2012年12月11日

【SNG連線】Michael Sandel──錢買不到的東西 (2012/12/11@台大體育館)

如果有一天,市場出現一種「醫療券」,在外科醫生有限的情況下,「購買」醫療券的人可以「優先動手術」......你覺得這是公平的嗎?

人山人海,雖然是可容納數千人的台大體育館,還是有觀眾沒位子坐到地板上了。

像這種「到底什麼東西可以用錢買」、「市場有極限嗎」就是今天演講的主題,整體來說,桑德爾講的部分大概只佔10%、剩下90%都是讓觀眾投票、觀眾發言,我個人覺得大師的風采跟功力是無庸置疑的,比較可惜的是今天的討論發言不小心溜走、沒有交集的情況還滿常見的。就只簡記跟開頭提問有關的部分囉:


【Part 1. 請回答以下幾個問題】
  1. 當你要買可樂,但這個販賣機有個機制,平常一瓶$1,天氣熱的時候變$2,你覺得這是合理的嗎?
  2. 當你要買農曆年回家的車票,但怎麼搶都搶不到,這時有人出來賣黃牛票,你覺得這是合理的嗎?
  3. 當你是一個學校校長,要鼓勵學生讀書,有人決定用「金錢獎勵」鼓勵學生(ex.拿一個A就有$50),你覺得這是合理的嗎?
  4. 當你要開刀動手術,但是醫療崩壞外科醫生人數有限,這是有人出來賣「優先動手術券」,有錢買了就可以先動手術,你覺得這是合理的嗎?

【Part 2. 現場觀眾的反應】

上面四個問題的投票,基本上可以看到一個現象,從1到4,認為合理的人數從過半,到慢慢少於過半。

這很有趣,因為四個問題的架構、語法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在問「全讓市場決定,這合理嗎」,同一個問題概念放在不同的四個情境(買飲料、返鄉車票、教育、醫療)得到的回答卻是不一樣的,大部分的人普遍認為飲料提高價格ok,但是動手術賣醫療券不ok、是不道德的。

為什麼?


【Part 3. 這個為什麼的答案】

基本上就是整場的辯論主軸,今晚有被提出來的點大概有兩個:


  • 目的性:醫院的目的跟可樂商的目的是不一樣的,前者為了救人、後者為了賺錢,賺錢的商業讓市場決定是ok的,但醫院這種事業的性質就不該讓市場決定。
  • 對商品的質造成改變:像在教育的例子,如果用金錢當成獎酬,當這個誘因消失之後,學生可能就不讀書了(當然不排除有人一開始是被金錢吸引去念書,因此激發出發自內心愛讀書的熱情,但這可能是少數),把「市場」用在教育上,可能會造成教育在「質」上的改變(為了錢而讀書);這類會造成質變的項目就不該以市場來決定。

其實精彩的例子還有很多,像是為了說明質的改變,桑德爾有提到,有個美國地方性投票,問你是否願意讓核廢料放在你家附近,原本有51%的居民同意;同樣問題加上一個條件「如果放你家,一年給你$10000」,結果!同意的人數反而減少到25%;這就是一個質的轉變,讓居民有「你是在賄賂我嗎」的感受;這類現象可能就無法用「市場」、「價格」來解釋了

總結來說,桑德爾認為市場的確有它的極限,探討經濟時,不能把「道德」的元素抽離來討論,這個極限可能跟商品的目的性、質、或更多因素有關聯,而這些極限的邊界,就是人們該focus去辯論、去討論的,在今晚的投票實驗中會發現,這個界限並不是死的,可以透過互動、溝通、交流來更加明確。(簡單說就是許大家一個光明的未來囉)



 ● 站長後記 ●

其一:其實我覺得「合不合理」、「該不該讓市場決定」都不是一刀切,像回到最前面醫療手術券的問題,我覺得賣也ok啊,但不能危害到所有人的基本手術權,如果在所有人都能在安全時限內都動到手術的前提下,開放醫療券、讓醫院、苦哈哈的醫生多拿點錢,未嘗不可。其實現在類似醫療券的概念也早就有了,VIP病房應該就是類似的概念,在VIP病房有專屬的醫生對口,也算是占用整體醫療資源了吧,如果不危害其他人的就醫權,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

但下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界定『沒有危害到他人的就醫權』」有測量方法嗎、怎麼樣的衡量才是公平的......

其二:我走出體育館時跟我朋友說:「我覺得還好欸」,可能是對今晚辯論的品質、資訊想法的碰撞量有點失望吧,(雖然我覺得願意為上千人的場合做這種嘗試,而且不是在大學這種地方,是一般民眾的演講場合,已經是很有誠意的了);我朋友已經看過書了,他說整場中只有少數例子是書上沒寫過的,哈!



▼站外連結:YouTube──本場演講全程影片
                        YouTube──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推!Sandel教授在哈佛開的課,這是全學期的課程錄影)
                        天下雜誌──專訪《正義》作者、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

▼想看更多站長的SNG連線?請按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