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
新手父母、青少年可以到《送子鳥》找福利喔!

2013年3月31日

【心理】同理心的運用《延伸Q&A》

看完社工師海豚灣與諮商心理師Mathi的《同理心專文》,站長覺得收穫很多,但也產生了一些延伸疑問:

  • Q1 - 面對「沉默的病人」:文章已傳授回應病人問題的方法,那面對沉默的病人時,該怎麼辦?
  • Q2 - 同理之後,如何能有更積極的作為:或,同理後造成病人其他負面情緒,該怎麼辦?

感謝海豚灣,將站長這兩個發散的問題,用心做了完整的文字回覆;覺得只有自己看到很可惜,在徵得海豚灣的同意後整理成以下篇章,供大家參考~


Q1文中同理心的運用體現在「怎麼對話」,這是假設病人「願意開口」;那相反的,面對沉默的病人時,該怎麼辦呢?情緒處理篇有提過沙箱遊戲等活動,但畢竟活動可cover的時間有限,本提著重於日常相處的沉默〉

關於沉默,我們在唸諮商理論與技術的時候,都會讀到這一章節,怎麼面對抗拒、不願意說話的案主。有時候案主不願意開口說話,是因為他心理存著防衛的心態,他不相信我們能夠幫助他(或者絕望地認為我們根本幫不了他)、害怕將心裡的真實想法與人分享、思緒混亂,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彼此之間的信任關係不足,所以他用沉默來表達他的態度。也就是說,「沉默」這件事其實也在反映當事人的內心狀態,如果他的思緒跟情感還沒整理好、如果他還沒準備好要怎麼說,沒準備好該怎麼面對你,他就會表現出沉默的狀態。如果你真的想要理解一個人,你就得尊重與包容他可以用這個狀態跟你互動,不必急著要他開口說話,當他準備好的時候,他自然會開口。

有時候你急著想要病人開口說話,其實也是反映出自己內心的焦躁不安,想擺脫這種不知所措,無能為力的感受,總認為一定要做些什麼才對,但有時候其實真的什麼都不必做,因為病人沒有這方面的需要。但如果病人呈現的沉默狀態,伴隨著憂鬱的情緒,例如:一個人流淚不止、失眠無法入睡、不吃不喝、孤立自閉、關在房間裡不願意面對人,甚至有自我傷害(撞牆/自殘/傷害自己)的狀況時,這表示他的沉默不是單純的不想說話,而是陷入情緒困擾裡走不出來,這時候就得帶去看精神科醫生或是接受諮商心理師的心理治療。

正如同同理心專文所提的同在,別急著做什麼,我們總以為陪病就得一直跟病人互動,跟他說話,但有時候其實只要陪伴就好,什麼話都不用說,你待在他的身邊陪伴,就是最溫暖支持的力量。就像我在腫瘤病房陪我爸的時候,我們大部份的時間都不會說話,我看我的書,我爸沉思、休息或看電視。生病的人大多體力孱弱,他們需要的是休息,不一定想要做很多的活動或是一直找人說話但他若要找人說話的時候,你就得放下手邊的一切立刻迎上關心他,這才是他的需要,而不是我們自認為的他的需要

另外,對於失語、無法書寫的人,該怎麼跟他們溝通?其實可以透過一些另類的溝通方式進行溝通,例如:手語(比手畫腳的肢體語言)、卡片(上面預先寫好一些文字,他可以用這些文字表達他的需要,例如:我想要上廁所/我想要出去走走)、溝通板(上面書寫注音符號,病人可以用手指出拼音,以表達意思)。有時候甚至累積一些默契之後,病人有哪些舉動,你立刻就可以辨識出他需要什麼。

▲病後人生站長補充:這是我爸中風初期,我們製作的字卡,方便失語症的爸爸與我們溝通;字卡之間組合即可形成句子。

▲溝通板 (圖片來源)


Q2同理心專文中,提到運用「複述」的原則達到同理,想更進一步詢問,在同理之後呢?是否能有更積極的作為?舉例來說:「好想買一張機票,現在就從這裡逃走…。」『如果可以逃離這一切,你會想去哪裡?想做什麼?』「我想去小時候去過的夏威夷...想去海邊玩」但現實是病人狀況不可能去夏威夷,假設這時繼續問:「夏威夷可能太遠囉(你的身體要去太累囉),是不是有其他事情是我可以為你做的呢?」有時會進入無盡的循環,病人意識到自己身體狀況不允許他做想做的事,會情緒性的要求去夏威夷、或是哭訴他已經不能出國了、「你不是說要幫我,但你根本不可能帶我去夏威夷!」......面對這種對話後陷入的困境,有方法可以解決嗎?

直接跟病人說:夏威夷可能太遠囉你的身體要去太累囉),雖然這句話是事實,但如果一開始就這樣坦誠跟病人講的話,這有種打破病人期望的感覺,病人聽了應該會很受傷,可以用一些迂迴的方式,讓病人了解到他的希望可能不可行,但可以用其他方式來補強。所謂同理心就是設身處地站在病人的立場著想,他之所以會提到小時候去過的夏威夷,可見這個地方對他而言有種特殊的情感,可能有些不同的象徵意義,你可以從這個角度切入去問他。


聽起來,你對於小時候曾經去過的夏威夷念念不忘,那裡是個怎樣的地方呢?

那裡有陽光,有沙灘,有美麗的風景,可以盡情地在海邊戲水,我好喜歡那裡。

喔!這麼美麗的風景,光想像就覺得好舒服、好放鬆的感覺,難怪你會這麼喜歡那裡,如果是我的話,我也念念不忘呢!可是,這樣的風景好像很多地方都有,為什麼你特別鍾愛夏威夷呢?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出國去玩的地方,那時候爸爸暫時放下繁忙的工作,帶著我們一家人一起出國玩,那是我們全家第一次一起出國玩,我好想念那種全家團聚的感覺。(透過探問,找到夏威夷對於病人的特殊意義所在)

聽你這樣說,夏威夷除了風景優美之外,其實那次旅遊滿足了你跟家人一起度假的願望,你最想要的是那種可以跟家人在一起的感覺,你很希望有家人可以在身邊。

是啊!可是長大之後,兄弟姊妹分散在台灣各地,要再一起旅行真不容易。

如果可以再邀集所有家人一起度假,其實也不一定要去夏威夷了,是嗎?

是啊!我也知道我的身體不適合長途飛行,如果能在台灣找到雷同的景點,全家人一起度假就好了。

那我們一起來想想,在你體力可以負荷的狀態下,怎麼樣帶著你出去玩,還有要怎麼把你的家人從台灣各地一起邀請過來?


透過探問跟同理,我們可以一步步找出病人的需要與期待,不過,這是因為我們有受過專業訓練的關係,我很難用一、兩篇文章就讓讀者學會諮商輔導技巧(我們可是用了4年以上的時間學習的),只能說,一般家人可以做到的是最基本的同理、支持與照顧,至於更深入的心理輔導與情緒困擾解除,如果病人有需要的話,還是得交給專業人員來輔導(術業有專攻咩!)



          ▼也想問問題嗎?歡迎到海豚灣的blog於文末留言,或寄信給站長代問喔!

          ▼複習閱讀:【心理】病人的情緒問題-同理心的運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